手游年轻派 回合新经典

大话西游

太初时,宇宙间尽是混沌之气,而混沌之中孕育着元石。
后元石力量渐盛,破混沌生三界四族、北俱芦洲万千灵兽,而混沌之气生修罗一族。
上古一战,四族协同灵兽封印修罗于天地之北极。
如今混沌之气日渐强盛,修罗卷土重来,而灵兽村元石近乎耗竭。
四族根据上古东海的传说,踏入浩渺天海之间,寻觅传说中的海外仙山。
龙族的故事,就此开始……

性情安静、喜研药石

忘忧子之所以叫忘忧子,是因为吃下了忘忧草,把过往的一切烦忧都抛却了。
忘忧子失忆前尝遍蓬莱百草,他寡言冷漠,只喜欢和药石打交道,却并不愿意承认,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:他有一个牵绊——弟弟龙渊客。他们本是同卵而生,忘忧子几乎夺取了所有养分,先于龙渊客片刻出生。而龙渊客则是又瘦又小,晦暗无光,却总是跟在他身后。忘忧子又是嫌弃又是心急,将蓬莱岛上的千种花百种草采遍,将龙渊客从先天不足调养得健壮好动,四处兴风作浪。可忘忧子知道这些药无法在龙渊客闯祸时救他一命。
这一天来得很快,龙渊客偷入龙族的试炼之地——流洲,以肉体承受了万钧天雷之怒,五内俱损,经脉尽断。忘忧子在被天雷焚烧后的焦土上找到了不死草。
不死草与忘忧草同根而生,各开一株,外表难辨。不死草可起死回生,忘忧草却能夺命,一了百了,故曰忘忧。两草必须同生同死才能有效,忘忧子赌命似得和龙渊客各食一株,龙渊客复苏重生,而忘忧子化作点点清芬,散入海风飘散而去,没有了牵挂和烦恼。
重生后的龙渊客每当想起忘忧子,就常常蟠踞在忘忧子旧日盘桓的树上,看夕阳西坠入海,后来有一天狂风大作,风声雨声里,龙渊忽然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呼喊。
那是一个树洞,蓬勃的草蔓已经将它死死封住,直到这一天被狂风吹开,龙渊客才发现这树洞里记录着忘忧子的许多心声。
从这些记录中龙渊客忽然捕捉到了一种奇妙的法术——可以用草木之灵,召还元魂。按照话语的指引,忘忧子被复活,或者说一个新的忘忧子诞生了。再造忘忧的时候,龙渊客存了私心,将忘忧捏成了十四五的样子,稚气未脱。
忘忧依旧不爱说话,依旧迷恋草木药石,依旧爱看盘桓在树上看落日。
可是他的精神时常割裂,有时研究毒药,有时又钻研良药。他决定永远不救自己毒害过的人,也永远不毒害自己救过的人。

生育
龙族本来没有性别分化,因吸取元石灵气而结成灵胎,诞下龙卵。龙卵自行成长,没有父母抚养。像忘忧子与弟弟龙渊客那样双生子更是极为罕见。

怪力萝莉、古灵精怪

骊珠儿生来眇目,为此终日闷闷不乐。她听说海底最深处有夜明珠,是蚌精在月光下泣出的眼泪凝结而成的。夜明珠中最耀眼的可以与龙目媲美。于是她横行海底,抢夺了许许多多的明珠,却发现没有一颗能代替眼睛。
一只老蚌告诉骊珠,上古修罗恶战,海水变得血腥污秽,月光再也照不到水底。所有的夜明珠都晦暗失色了,永远地陷入了泥淖般的黑暗中。骊珠和老蚌做了一个交易,如果她能为海底带来月光,老蚌就要把自己毕生结出的最明亮的珍珠献给她。
骊珠儿在老蚌的指引下,凭借着朦胧的感知循光找去,只感到眼前盈盈清辉,沐浴其中仿佛得到了温和的抚慰。骊珠儿知道,那就是月影,她一口将那月影吞下。
月影在腹中攒动,骊珠疼痛难忍,咬着牙将月影带去海底。
月影被吐出,散成点点清光,涤尽了海底的黑暗和污秽,所有的珍珠都重新变得明亮,老蚌将其中最亮的那颗送给骊珠,作为她的眼睛。
另有两颗巨大的明珠,则被做成了她的双锤。她脾气暴躁,要是有人误以为她是个乖巧的小女孩,那么很快会被她挥动如风的双锤打得抱头求饶。

少年意气、锋芒毕露

天下的兵器,坚硬者多无锋,锋利者又多不坚。只有用天霹雳天火锻造的兵器,才能兼具“利”与“坚”。人也如此,坚定沉稳者多欠激情,锋芒张扬者又常易折,唯有经历了非常的历练,才能既备锋芒又具毅力。

龙渊客是龙族的一把利器。

他本是一条先天不足的小龙,在兄长忘忧子的照料下,出人意料长成了一方祸患。游手好闲,无事生非,飞扬跋扈,他的名字教整个龙族都感到头疼。但是龙渊客也有梦想,他梦想得到一把全天下最好的武器,成为最优秀的战士。

在东海诸岛中,流洲岛最为险峻,这里危石林立,其中最高的,名叫天柱,直通天阙,能引落九天雷霆。霹雳和天火将流洲的危石锻造得千奇百怪,无比锋利,又十分坚硬。龙渊客正是想要从流洲的危石中攫取一把称心如意的兵器,却因此意外触动了天柱的根基。

霎时间,地动天摇,眼看天柱动摇,霹雳将被引落到其他岛屿,龙渊客飞速登上天柱,用血肉之躯迎向霹雳,完成了自己的炼造。

所幸忘忧子舍命将龙渊客复活,而沧浪君斫下了天柱的一部分,为龙渊客重造了肋骨。

新生的龙渊客从此真正成了一把利器,一个优秀的战将,锋芒逼人,不可夺志。

兵器
龙族的兵器一般在流洲岛铸造。流洲岛上的遍地晶石异铁是最好的锻造材料,而霹雳天火又为兵器铸造带来了极佳的条件。流洲岛上遍布着霹雳灼烧后的焦土,就连晶石异铁都被自然之力锻造成了兵器形状,仿佛在等待天人降世,拔出利器。
其中最高的天柱中也蕴含着一把“神剑”,传说中神剑独具灵性,得之者能劈山分海,倾天陷地。龙族子弟在神剑下以敬畏之心感悟修行,能够修为大增。但若是有人无故冒犯,将会有灭顶之灾。
流洲岛上还有一种奇怪的生物,名叫食铁怪,平日里伪装成石头蛰伏在岛上。如果有人携带兵器从旁走过,他便会一跃而起,吞食兵器。不过也有人发现,食铁怪有时会将被吃掉的兵器以另一种形态重新排出体外。

温婉亲和、求知好问

长风吹度沧海,带来了远方土地的种子,飘落在瀛洲岛上。

甘霖轻轻叩开了种子的外壳,唤醒了远方的花。这花被龙吃掉,诞下了一枚龙蛋,沉入了海里。那是一条蓝色的小龙。

小龙从出生起,便与鱼群周游嬉戏,那时她觉得自己就是一条鱼。直到有一天,她乘着巨鲸跃出海面,才知道海上还有天。

她腾扶摇而起,遇到了东来的鸿鹄,又觉得自己也可能是一只鸟,蓝色也是天空的色彩。

她拥有东海那样大的自由,也有着天空一样飘渺的迷思,却不知道天地何为;她觉得像风、像飞鸟、像游鱼,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,来来去去又所为何事。

她的迷惘无法宣之于口,更没有人能解答,像海底最深处的洋流,幽深不可触及。

而更令她困惑的是人间的事,就好像海上的惊涛骇浪,浮于表面却又如此喧哗夺人。于是她成了世间最好问的人。纷繁尘俗事,经她追问,便显得无比荒唐和虚妄。传说少有人能连答她三问,要是能对应过三问者便有大境界。

人们都说她不解人事,便给她起名叫做“莫解语”。

生存环境
龙族生存在东海的元石岛上,那里远离陆地,生物也大异于陆地。那里没有人迹、也无兽畜,只有极少能飞渡远洋的鸟类和环游的鱼群,偶然曾到,留下一麟半羽。岛上多草木、玉石、精铁,沐浴元石灵力,因缘际会,也有了生命。
风即便是从东胜神州的最东岸启航,也极少能吹到那里,大海的深处本就孕育着风暴——水升腾成云,下落成雨,风随之起。

沉稳睿智、胸怀万物

沧浪起时,是万顷碧波,汹涌澎湃,声如惊雷滚地,势如山倾岳倒。

转眼间,惊涛裹挟着长风,与乱石相鸣,与枯礁相击,卷起千堆雪。

沧浪君长久地盘桓于望海的苍松之间,俯瞰这沧浪浮沉,只感到百川入怀,万籁在耳,胸中之气,也动如沧浪,气势磅礴,耸如丘壑,却被囚禁在躯体之中,无处倾泻。

沧浪君望海日久,胸中愈是万象迭起,百感翻涌,上天入地也不得平息。

痛苦之际,神遇忽至,只听一声狂风呼啸而过,在玉树琅玕之间,声如龙吟;霹雳穿空,仿佛龙蛇之形。

在那一瞬间,沧浪君感到胸膺豁然大开,他用自己盘旋的身躯描画万象,用吟与啸抒发百感。

从此龙族有了文字和语言。

那文字将五相——龙、沧波、扶摇、霹雳、甘霖化作化作符号,组合变化,乃成无穷。

那音乐由龙的吟与啸组合而成,长短相续,高低相和,断续相继,千变万化,乃至无尽。

这无穷无尽延伸向远方,等待着与另一个更广阔的世界相连。

文字与音乐
龙族文字有五个基本符号,分别从龙、沧波、扶摇、霹雳、甘霖五象抽象而来,其他文字皆是这五种符号的平面组合。
龙族的语言由长吟与短啸组成,同时也具有音乐性。龙族常用海螺来记录这些语言和音乐。

骁勇善战、刚毅果决

木兰行从长久的沉眠中醒过来,不知天地日月。她感到喉中涌起一丝奇异的味道,酸涩而浓烈。

她依稀记得,自己与一群企图入侵蓬莱的恶鲛缠斗。一只恶鲛咬断了她心爱的枪,潜入海中。木兰气盛,入海追去。幽暗的海水中,突生的危险从四面八方向她袭来,她看到自己的鲜血飘散开来,像是金乌坠西坠时染就的红云,与四合而来的暮色做着无声的抵抗。随后,黑暗一涌而上,将她吞没。

她的意识逐渐回归,那气味是干涸已久的血,而周身则是一大片血红的珊瑚。她想抬手擦一擦自己脸上的血,却感到无法动弹。手似乎被珊瑚禁锢住了,她用力地将手挣脱开来,一记钻心的痛楚,让她顿时清醒了过来——她的手和珊瑚已经紧紧粘连在了一起,这一整片血珊瑚已被她的鲜血滋养,长在她的躯体之上。

等木兰行从海中走出来,重新回到岛时,又正是红云满海,就像她离开时一样。她已经生生地把珊瑚从身体上面剥离下来,浑身是血,提着自己折断的长枪,像一个百战而回,九死未悔的战士,回到了家乡。

蓬莱草木新,方壶日月长,甘霖治愈了她的伤口,海风吹尽了满身的尘埃。临水而照,她看到自己又变回往日的美丽。唯独的不同是,她头上的龙角,已经与两株珊瑚彻底地融合在了一起。龙角张扬的锋芒与珊瑚绚烂的色彩令她看起来更加光芒四射。

她忽然想到,这角便是做枪尖的最好材料。向来果决的她也犹豫了。她爱惜地摸了摸自己的角,又抚摩着长枪,最后一咬牙将其中一支角折断。于是长枪有了锋芒逼人的枪尖,而断角也成为了她独特的印记。

后来她的故事传到了四族当中,人们觉得她就和那人族传说中的女英雄木兰一样勇敢善战,所以她就有了“木兰行”这个名字。木兰行很喜欢这个人族的名字,更喜欢人族玲珑女酿造的一种酒,她说这酒的味道,像极了她长眠醒来,回到蓬莱岛上时,第一口甘霖入喉的滋味,血的浓烈酸涩与甘露的清冽芬芳,令她不醉不快。

避水骢像马而无足,奔驰于沧海之间,不惊起丝毫水浪。

何罗鱼的鱼鳍能够感受水流,丈量距离,后来鱼身逐渐萎缩,而鱼鳍越来越长。

白玉鲀喜欢吞食海水的气泡,因此体圆如球,如河鲀一般,所以得此名。

文鳐鱼身而鸟翼,背上有大片美丽花纹。其翼大如片云,能起千里之风。

相传龙喉下有逆鳞径尺,触之麟须皆张,气冲霄汉,声震百里。

  • 沛然莫御

  • 风雷万钧

  • 白浪滔天

  • 凌虚御风

  • 泽被万物

  • 震天动地

  • 沧海横流

  • 飞举九天

法术系:治愈

单体法术。
龙汲取甘露元气,可治愈伤者。对友方单体施加治愈状态,回合结束时,恢复生命值,若已倒地则恢复生命值后状态消失。

物理系:扫击

单体法术。
龙可呼风唤雨,有驾驭雷霆之力。提升自身命中、破防概率与破防程度对敌方单体进行物理攻击。

物理系:震击

单体法术,龙族女性角色专属。
龙飞白浪旋千尺,纵使坚如磐石亦顷刻化为粉末。降低敌方单体法术命中。

物理系:破甲

单体法术,龙族男性角色专属。
龙飞风起,所到之处,无尺椽片瓦可为庇依。降低敌方单体伤害抵抗。

法术系:治愈

群体法术。
龙吟东方,可降霖雨,万物触之百病痊愈。对友方多个单位施加治愈状态,回合结束时,恢复生命值,若已倒地则恢复生命值后状态消失。

物理系:扫击

群体法术。
龙之震怒,连天地都为之撼动。提升自身命中、破防概率与破防程度对敌方多个单位进行物理攻击。

物理系:震击

群体法术,龙族女性角色专属。
龙啸沧海,卷起滔天骇浪,令人魂飞魄散,降低敌方多个目标法术命中。

物理系:破甲

群体法术,龙族男性角色专属。
龙翔九天,磅礴凛冽,气势威压三界。降低敌方多个目标伤害抵抗。

初始角色
  • 忘忧子

  • 骊珠儿

一转角色
  • 龙渊客

  • 木兰行

三转角色
  • 沧浪君

  • 莫解语

种族初值:
种族 HP MP AP SP
360 300 70 8
330 210 80 10
300 390 70 10
270 350 80 9
300 240 80 10
种族修正:
种族 根骨 灵性 力量 速度
20% 0% 0% -20%
10% -40% 30% 0%
0% 30% -30% 0%
20% 0% -5% -15%
-10% -30% 30% 0%
种族成长:

每升1级,角色增加1/6的抗物理、1/6的抗混乱、1/6的抗封印、1/6的抗昏睡、1/6的抗遗忘、1/6的抗毒。

新属性上线:

伤害加深、伤害抵抗、法术命中增加、法术闪躲和新师门强法。

转生修正:
男龙 气血修正 物理闪躲 伤害抵抗
一转 8.2% 5.2% 2.7%
二转 12.3% 7.8% 4.1%
三转 16.4% 10.4% 5.4%
女龙 气血修正 物理闪躲 法术闪躲
一转 8.2% 5.2% 1.2%
二转 12.3% 7.8% 1.8%
三转 16.4% 10.4% 2.4%
上一页
下一页

滚动浏览更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@1997-2019